区块链跌下神坛:迅雷、美图、2345的炒币往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8

  

  文/猪九诫

  出品:IT爆料汇

  人人都当那是济世良方,却未曾想那可能只是一剂让人上瘾的毒药。

  在过去几年,国内的互联网行业曾经掀起过一股对区块链技术的迷之信仰,认为只要搞懂了区块链,就能扶大厦之将倾,挽狂澜于既倒。

  然而在一次又一次的追风之旅中,不少因此而倒下的企业却一再告诫我们:珍爱生命,远离区块链。

  1 风起于青萍之末

  2003年,安徽人邹胜龙创建了下载工具迅雷。

  四年之后,这只小小的蜂鸟成为了国内最风靡的下载软件,与另一只企鹅一起雄踞在国内PC软件装机量排行的前两位。

  当时迅雷的用户数量高达4个亿,装机量超过了8000万台,市场份额超过了50%,在同类产品中长期保持第一。

  迅雷产品虽好,但就是不太挣钱,这也成为了后来迅雷进军区块链产业的直接诱因。

  2005年,在迅雷崛起的同时,另一家以数字“2345”命名的公司靠着网站导航,在上线三个月后就积累了百万用户。

  在二三四五成立不久之后,其创始人韩猛又打造了一个全国最大的肉身推广联盟:王牌技术员联盟。

  这个以网吧网管、电脑修理工和装机店老板为主体的联盟,主要任务就是专门帮用户安装各种2345网站导航、浏览器和杀毒软件全家桶。

  

  2345王牌技术员联盟分布图

  在王牌技术员联盟的助推下,2345网站导航迅速积累了超过2.6亿的用户,并跻身成为国内搜索导航入口前三甲。

  2007年,迅雷和二三四五都已分别在各自的领域成为一方霸主,一个来自福建泉州的美术生吴欣鸿做出了一个修图软件,名字叫做“修图大师”。

  后来在投资人蔡文胜的建议下,大师改了个年轻时尚的名字叫“秀秀”,并成为了国内最流行的P图软件。

  不管是那只蜂鸟、那串数字,还是那个叫“秀秀”的大师,他们在创立之后不久都分别成为了各自领域最顶端的引领者,在PC时代都是王者级别的选手。

  然而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,下载软件和导航网址的地位正在被一个个独立的APP所削弱,迅雷和2345全家桶的地位一落千丈。

  与此同时,靠着“美拍”和“美颜相机”崛起的美图原以为拿到了属于自己的移动互联网“门票”。但是随着活跃用户的持续走低,以及手机业务的败北,美图也陷入了困局之中。

  眼看着自己同时代的对手都成为了“巨头”,创造了几百上千亿美元的市值,这三个囿于财技之困,无法进一步扩张的老牌互联网企业急了。

  恰巧,就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,一个叫区块链的东西忽然火热起来,热钱源源不断地涌入,让困境中的他们看到了希望的曙光。

  2 抓住区块链的尾巴

  2015年4月,迅雷在淘宝众筹上线了一款名为“赚钱宝”的特殊硬件,这款形似路由器的产品从上线之初就吸引了广泛的注意力,众筹价格仅为79元。

  用户买了这个设备之后,就能成为迅雷的微型服务器,利用家庭闲置的额外带宽成为共享CDN节点,而迅雷则按照贡献给用户发放现金奖励。

  将用户闲置带宽收集起来,统一调度后再打包出售,不得不承认,这是一个天才创意。靠着这一张密度极大的CDN网络,迅雷省去了自建CDN节点的成本,拥有了无人能敌的CDN低成本优势。以此同时,赚钱宝越炒越高的价格也让迅雷从中大赚了一笔。

  

  2017年8月底,赚钱宝摇身一变成为了基于“共享计算技术+区块链”的智能硬件“玩客云”,比美图和二三四五早一步抓住了区块链的尾巴。但其实技术还是原来那一套技术,只不过说辞变成了“基于区块链的分布式CDN平台”。

  就在迅雷的用户和投资人因为区块链而疯狂的同时,美图也开始编造起了自己区块链的“美丽童话”。

  2017年12月上旬,当时美图正先后面临着大股东套现离场、月活跃用户连续两年下降,智能硬件一筹莫展等多方面困境。美图董事长蔡文胜在海南“互联网+”创新创业节上提出“区块链经济的核心不在技术,而在于商业逻辑的重构”,成为美图进军区块链的宣言。

  一个月以后,2018年1月5日,美图因为一则招聘区块链技术工程师的消息被传出进军区块链产业,股价应声上涨11.01%。

  当时正是整个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产业最疯狂的时刻,各种数字货币让人眼花缭乱,与此同时监管层开始整治行业乱象。或许是嗅到了风声渐紧,1月15日,美图公司对外表示,绝不涉足ICO,也不会发行任何代币。

  2018年1月22日,美图发布了自家的区块链白皮书,白皮书中写道:“美图区块链的愿景是通过为用户创建一个去中心化、安全加密的身份通行证:美图智能通行证,从而连通数字世界和现实世界,创造一个可信的区块链环境。”

  2018年2月1日,美图年会召开,年会终极大奖采用比特币的形式发放,共有15名员工获得了比特币年终奖,每人0.0888个,加起来约1.332个比特币。

  和迅雷、美图相比,二三四五进军区块链的想法倒是没有那么急迫。

  2014年上市以后,靠着现金贷的风口,二三四五的现金贷营收从2个亿滚到了20个亿,2017年实现净利润4.12亿,同比增长了近3倍,这还是在一次性计提12.35亿坏账损失的前提下获得的成绩。

  

  现金贷的生意好做,自然不会想去搞什么区块链。

  将二三四五推向区块链的,是一纸通告。

  2017年12月,国家发布现金贷整顿通知,很快媒体便传出二三四五现金贷业务被砍,员工遭到大面积劝退。

  显然,二三四五早就留了后手,就在现金贷整顿现金贷通知的次月,二三四五的区块链技术有限公司就成立了。

  2018年2月,二三四五的区块链项目正式在官网上线,还发布了官方白皮书。

  2018年4月25日,二三四五旗下的区块链私人云盘“章鱼星球”登陆京东众筹,价格从最开始的999元飙升至1299,上线仅3秒销售额破百万,开售56分钟后众筹额突破了1000万元。

  章鱼星球之所以引起众人的追捧,当然不是因为云盘的主功能,真正吸引人们争相抢购的是产品宣传中的这句话:“加入星球联盟,上网就能赚钱”。

  上网怎么赚钱呢?

  二三四五官方发布的《区块链白皮书》中表述如下:

  2345星球联盟计划开启后,用户不管是下载软件、浏览网页,点击广告,在星球联盟基于PoB算法机制下,基于信任链条的行为都会参与到奖励分配,这些原本就具有价值的行为将第一次真正返还给用户以回报。

  而按照二三四五创始人韩猛的说法,星球联盟计划“可以打造一个平台层,先通过星球联盟来获取大量的用户,继而建造一个日活每天几千万人虚拟城市、生态平台,继而再引入更多的产品需求。”

  2017年区块链正是最大的风口,许多企业只要沾上了区块链三个字,股价往往就能迎风大涨。所以不管是迅雷、美图还是二三四五,都赶在17年底,18年初的这个时间点乘上了区块链的末班车。

  对当时业务陷入各自困局之中的他们来说,区块链就是一剂强心剂,既打在自己身上,也打在了股民的心里。而就在三家的区块链事业开始渐入佳境的时候,和大部分做区块链的公司一样,他们最终也都走上了那一条不归路:发币。

  3 要赚钱,就发币

  即使是前两年区块链最火热的时刻,市面上大部分的所谓“币圈大佬”对于区块链本身其实都兴趣索然,真正让他们疯狂的,其实是披着区块链外衣的数字货币。

  不发币,怎么发财?

  所谓的区块链只是听起来高大上,发币才是赚钱的真谛。

  2017年10月10日,玩客云推出后不久,迅雷便发表声明,宣称公司将推出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加密货币,名为玩客币(后改名为“链克”)。

  在玩客币的助力下,2017年第四季度,迅雷的营收同比增长了128.5%,是迅雷上市以来的最高纪录。

  比营收更疯狂的,是迅雷的股价。

  在宣布推出玩客币以后,迅雷的股价直接从2017年10月的4美元飙升到了后来的27美元。

  

  迅雷股价走势图:雪球财经

  二三四五的代币类型总体和迅雷的比较类似,根据《二三四五区块链项目白皮书1.1》介绍,星星(STC)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、仅用于星球联盟生态交互的通证,用户可以用星星兑换礼品、兑换增值服务等,但不可用于交易。

  眼看数字货币生意这么好做,美图的蔡文胜也坐不住了。但是当时下场发行代币阻力已经非常之大,所以蔡文胜选择了一个更隐晦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发币梦想。

  2018年2月23日,数字货币交易所OKex忽然上线了一个代币:Beautychain(BEC,美链),有不少媒体都猜测,这是美图推出的数字货币。

  但是很快美图官方就否认了这个说法:“BeautyChain(美链)是由第三方独立机构开发的区块链产品365bet官网。美图旗下海外应用产品BeautyPlus与其在海外有推广合作。美图并不涉及Beautychain(美链)其他相关业务,另外也发现一些微信群传播美图发代币,更加是不真实,美图没有发布任何代币或者token,请周知”。

  然而美图真的能撇开和BEC的关系吗?倒也未必。

  据Bianews报道,蔡文胜的结拜兄弟蔡宝忠,用香港拼音名字注册了一系列域名,留下的联系方式都是蔡文胜的老搭档张立的邮箱。并且报道还指出,BEC的域名beauty.io也是蔡文胜的结拜兄弟蔡宝忠注册的。

  不管是不是美图的代币,总之BEC在上线当天,价格便一路猛涨到超过3美元,有媒体称其暴涨了“4000%”,后来其价格更是一路接连破4破5,最高市值超过了280亿美元。

  要知道,美图如今市值只有100多亿港元,最高市值也不过1000亿港元,而BEC的最高市值折合港元则超过了2000亿。

  不管是迅雷的玩客币还是二三四五的星星,多少还有点遮遮掩掩,从头至尾没有承认自己是真正可交易的数字货币。

  但是蔡文胜却借着蔡宝忠和张立这两双“白手套”直接进场发币,不仅可以和美图完美切割,防止公司受到牵连,而且能够光明正大在海外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进行交易。

  所以后来迅雷和二三四五都因变性ICO而受到广泛质疑的时候,蔡文胜却轻轻松收割了自己种下的这一波韭菜。

  04 一边是质疑,一边是收割

  2018年1月12日,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刊文指出,迅雷的“链克”模式涉嫌存在安全风险。一个月之后,链克被指为变性ICO,导致迅雷股价大跌三成。

  随后迅雷高层亲自出面否认ICO,并以一系列整改措施禁止链克非法交易,最终获得投资者和监管层认可,股价才有所回升。

  麻烦不止在国内。

  除了在国内遭到非法ICO的质疑,迅雷在美国也遭遇集体诉讼,指责其利用ICO非法操纵股价。此次诉讼的发起者主要是2017年10月10日至今年1月11日期间购买迅雷股票的部分投资者,而被告方则包括了迅雷CEO陈磊、首席财务官周乃江等人。

  发币模式和迅雷如出一辙的二三四五也不能幸免,尽管多次否认存在变相ICO行为,但还是免不了要被质疑。

  2018年10月,财联社连续发布系列调查报告《上市公司二三四五涉嫌炒币 星球联盟STC代币暗中交易》、《二三四五:涉嫌炒币的幕后推手》,指责二三四五的星星代币涉嫌非法交易。

  根据财联社报道,在一家位于新加坡的数字货币交易所网站上,星星以非常显眼的方式在首页做详细介绍,并提供多种兑换渠道,包括币币交易、法币交易。

  

  星星(STC)有多种兑换渠道

  2018年12月,多名章鱼星球(星球联盟生态下的硬件终端产品)的代理商和个人用户来到二三四五上海总部维权,称章鱼星球涉嫌虚假宣传,要求退货。

  面对多方质疑,二三四五火速切割了和星球联盟以及星星的关系,首先在星球联盟APP中下架了所有星星的信息。与此同时,在二三四五官网产品服务页面上,也再找不到任何关于星球联盟或章鱼星球的介绍。

  和迅雷、二三四五相比,早就与BEC撇清关系的美图麻烦倒是要少很多,反而在BEC市值见顶之后进行了一次完美的收割。

  2018年4月22日中午,BEC合约被曝出现重大漏洞,黑客可以无限生成BEC代币,天量BEC从两个地址转出,引发了抛售潮。

  当日,BEC的价值几乎归零。

  很快,OKEx发布公告称,暂停BEC(美蜜币)的交易和提现,何时重新交易未知。

  

  至此,BEC从当初的280亿美元市值直接跌到谷底几乎归零,背后数百亿美元资金遭到不知名庄家收割。

  至于收割的是谁,我猜肯定不是蔡文胜,毕竟“BEC和美图没有任何关系”。

  05 过把瘾就死

  在美图进军区块链之后,蔡文胜曾经在朋友圈分享过他对区块链的看法:“当下区块链是人类有历史以来最大的泡沫,但只能拥抱泡沫,不参与才是最大风险。”

  但是后半句他没说:既然是泡沫,那终究是会被捅破的。

  2018年4月25日,截止本文发稿以前,迅雷市值2.36亿美元,这个数字只相当于它去年的营收。在上市公司里面,你几乎找不到另一家市值还比不上手里现金流的企业,但是迅雷做到了。

  另一边,美图市值123亿港元,距离曾经1000亿的高点已经跌去将近9成,距离蔡文胜口中的3000亿市值更是千里之遥。

  而二三四五市值247亿元,和它A股唯一的竞争对手三六零差距在6倍以上,但是两者营收差距却只有不到两倍。

  其实拥抱区块链本没有错,错的是那些醉翁之意不在区块链的人。

  作为一项底层技术,区块链可以锦上添花,但却难以雪中送炭。某些陷入困境的企业想着要靠着营造区块链的神话起死回生,可没想到故事讲砸了之后,就连真话也再也没人信。

  不过话说回来,或许人家心里压根儿没把企业的生死放在眼。

  毕竟死的只是企业,但大发横财的却是自己。

  注:为方便区分,文中提及的“二三四五”主要代指上海二三四五网络控股集团,数字“2345”则代指其旗下一系列以数字“2345”命名的产品。

  参考文献:

  1 迅雷、迅雷链开放平台官网

  2 《美图区块链方案白皮书》

  3 《二三四五区块链项目白皮书》

  4 君临《二三四五:那个流氓回来了,这次玩起了区块链》

  5 财联社系列调查《上市公司二三四五涉嫌炒币 星球联盟STC代币暗中交易》、《二三四五:涉嫌超比的幕后推手》、《二三四五区块链项目几近停摆,涉虚假宣传频遭维权》

  6 黑奇士《美蜜币遭攻击已下架 美图区块链遭遇重大打击》

  7 财华社《美图进军区块链,你真的看懂了吗?》

  8 Bianews《深扒:蔡文胜,BEC,与“白手套”》

  ▼

  IT爆料汇原创出品,转载请留言

  


365bet官网